改变

ooc,ooc,ooc
请勿上升真人!!仅供娱乐!!
大半夜突然脑子里冒出这几段…大脑给我捅刀子!!

对于散人来说,自己还蛮喜欢看些粉丝做的优散向手书,或许只是怀念那段时光吧,那个时候还没有多少粉丝,iw也很难打过一面,新月零也还在,那个时候的优瓦夏也比现在温柔得多。
慢慢的都改变了,粉丝越来越多,新月零离开了,iw技术慢慢变好,iw竞技赢过了优瓦夏,优瓦夏录了惩罚视频,优瓦夏说再也不玩iw了,优瓦夏有了女朋友。
人都是会变的吧,散人想。
连他自己都慢慢的在变,变得不在那么黏着优瓦夏,变得不再像小女生那样见着优瓦夏就欢喜,变得不再那样喜欢着优瓦夏。
人都是会变的吧。

沙雕段子

文笔ooc,单纯想沙雕一下

路人按着局长的肩膀一把推倒在床上狠狠吻了上去。
局长挣扎着使劲把路人推开,用右手使劲抹着嘴一边大声到:“惊了我靠!傻逼路人你吃了什么不擦嘴就亲我!”
路人啃咬一口局长的脖子恨恨道:“sb局长这是唇膏!”

我还是很喜欢你,就像韶华流转流水潺湲,不知所起。
我还是很喜欢你,就像南国又春红豆几枝,绵绵难绝。
♬‧*˚✧♬‧*˚✧♬‧*˚✧♬‧*˚✧♬
看到这个模板没忍住做了下题(……)知道填得非常辣鸡大概能有个一半的整齐分就不错了(。)

b年l班系列

♪真实事件改编(根本没有改多少情节)
♪论班上都是给给的男同学是什么体验,感觉每日都被给的气氛包围
♪这是一个怎样的系啊——

“伊丽莎白鼠,站起来答一下,我刚刚讲到哪了?!”老师一手拿着书,一手推了推眼镜框。
“对不起。。”破天荒上课睡着的好学生白鼠,在全班投过来的视线中连耳朵都红透了。
“出去外面靠窗!站着!听课!”老师指着走廊朝着白鼠吼完,深呼吸一口气,笑吟吟对着全班问道:“我刚刚说到哪了?”
“蒹葭。。。。”
“好的。我们接着上课,蒹葭呢,是诗经里。。。。”
“你等等,我一会儿就出去陪你”狮子悄悄咪咪把头转向了窗的方向,笑了笑,做口型。
原本有些恍惚的白鼠噗的一下笑了出来,也对着狮子做口型——“好”

【岚C】红舞鞋

♪童话向
♪文笔差
♪仅自娱自乐请勿上升真人

♬‧*˚✧♬‧*˚✧♬‧*˚✧♬‧*˚✧♬
王国的皇宫里,有一位公主,她拥有一头银色的长发,并且像月亮一样熠熠生辉。
一位巫师在公主生日的时候送给了她一双舞鞋,漂亮的深红色舞鞋,虽然非常华贵,但因为颜色,看上去就好像往外渗着血。
公主非常喜欢这双鞋,在舞会开始前想要穿上它,却有一只鞋不翼而飞了。
伤心的公主连舞会都有些心不在焉,而当她缓过神来时发现,原本人头攒动的舞会大厅,现在居然空无一人。
公主急切的到处寻找着人,但所有人就好像在皇宫突然消失了一样。
当公主重新回到大厅时,却有一个漂亮的女人在跳舞,殷红的眼瞳像公主的舞鞋一样,深蓝色的长发随着动作飞舞,像是海上的波浪,脚上只有一只舞鞋,正是公主丢失的那一只!
而公主并没有注意到鞋子,她被女人迷住了。女人注意到了公主,停下了舞蹈,向公主走来,并且邀请公主一起跳舞。
公主愣愣的答应了女人,将手放在了女人的手上。
一曲舞毕,公主还没有从女人殷红的眼瞳里回过神,身后不知何时回来了的侍女轻唤了几声,公主才醒了过来,再看时,所有人都回来了,独独不见那个女人。
第二天,公主打开装着舞鞋的盒子时,那只鞋子又回来了!
公主穿上了那双舞鞋,提着裙摆想要跳舞时,那个女人出现了。
她牵着公主一起舞蹈,然而跳完一支舞之后又消失了。
公主怎么找都没有用,只好脱下了舞鞋。
第三天,公主穿上舞鞋时,她又出现了。而一支舞过后,她又会消失。
第四天,第五天……公主发现了每天只要穿上舞鞋,那个女人就会出现,并且只跳一支舞就会离去。
公主每天都穿着那双鞋,和女人跳舞就好像是每日必做的事情一样。
渐渐的,公主想要时间更长一点,再长一点,她不想女人离去。
终于有一天,在与女人跳舞时,公主开口了,她问要如何才能一直和女人在一起。
女人皱眉,说,没有办法。
第二天,公主又问,要如何才能一直和女人在一起,哪怕是失去所有华贵的东西也无所谓。
女人还是回答,没有办法。
第三天,公主又问,要如何才能一直和女人在一起,哪怕是失去生命也无所谓。
女人愣了一下,说,只要将血滴在舞鞋上就可以了。
公主照做了。
皇宫所有人都要急疯了,到处都找不到公主在哪里,所以没有人注意到,原本两只都是殷红的舞鞋,有一只的颜色变成了朱红,就好像公主的眼瞳一样。
那双舞鞋还是留在皇宫里,被放在库房最深处,公主也始终没有找到。
但有些侍女说,常看到一个银发的女人和蓝发的女人在大厅起舞,而那个银发的女人长得有些像是公主呢。

花语三十题

♪ooc,文笔差
♪这可能是我写过最中二的一篇´_>`本来是想写糖的,奈何心情实在甜不起来。
♪也许这是新年k漏文的第二把刀,非常荣幸了。
♪请勿上升真人
✿ฺ ♡ ✿ฺ ♡ ✿ฺ ♡ ✿ฺ ♡✿ฺ ♡✿ฺ ♡ ✿ฺ ♡ ✿ฺ ♡ ✿ฺ ♡
10、曼陀罗——无间的爱和复仇
“砰”
哦漏将枪丢远,蹲下身,看着KB的瞳孔渐渐涣散,不住的笑了几声,不知是笑自己,还是笑KB。
“嘀嗒”
眼泪一滴滴砸在血泊里。
“我爱你,我也爱你,我终于可以爱你了。”
哦漏伸手将KB抱起,抱在怀里,嘴里喃喃着。
【这是家族的命令,你必须和她结婚。】
全身黑的男人冷着脸,说出来的话语不容反驳的语气。
【找到杀了小姐的人了,是KB。】
栗色的头发带着阳光的味道,带着笑意的碧绿眼瞳像是能吸引人的灵魂,低沉温柔的声音说着,我爱你。
【你必须复仇。杀了KB。】
一身黑色的男人,递过了一把枪。
【你没有不做这件事的余地。】
那个男人继续说着。
【这是两个家族的决定。】
眼泪和鲜血融合。
哦漏最后还是杀掉了KB。
杀掉了多年的挚友,最信任的人……最爱的人。

花语三十题

♪ooc,ooc,ooc
♪请勿上升真人,仅是本人自娱自乐
✿ฺ ♡ ✿ฺ ♡ ✿ฺ ♡ ✿ฺ ♡✿ฺ ♡✿ฺ ♡ ✿ฺ ♡ ✿ฺ ♡ ✿ฺ ♡
9、油桐花——情窦初开【8玛】
春风吹落一地五月雪,砸得人有些睁不开眼。而
花店外,被油桐花砸了一头一脸的玛丽,却看着花店里忙碌的83连眼都不眨。
等83忙完注意到玛丽时,玛丽脸上扬起了比阳光还要明媚的微笑。
隔壁咖啡店的老板娘看着两个青年傻笑着进了花店,摇了摇头,道,又来了。
斜对面甜点店的老板娘理了理自家奶猫叼回来的油桐花,心道,年轻真好。

雨落花台【下】

♪ooc,文笔差
♪民国背景
♪请勿上升真人

局长还是爱给路人写信。
当年,刚开始寄信过去时,虽没有回信,但还是有人收的,后来不知怎么的,帮忙带信的人说,找不着人了。
自此,局长虽还是隔些日子就写封信,却是不再寄出去了。
封好信后放在箱子里整整齐齐,已是放了大半书房了。
已是几十年过去,局长写信的习惯却从未断过,大事小事,零零碎碎的都写上,好似放在那儿,那人也收得到似的。
书房外,局长曾经的室友的KB,拿着陪了他几十年的怀表。
怀表里嵌着的照片,是他最珍视的那个,青梅竹马的,叫作哦漏的人儿。
哦漏早已娶了夫人,现在当已经是儿孙绕膝了。
当年路人的两个室友,却是没有陪局长那么久。
当年打仗的时候啊,二人都参了军。那个唤作白鼠的,当了军医,那个叫作狮子的,后来也是做到了军官。
只不过啊,有一次医院被炸,在医院里抢救伤员的白鼠,没有被救出来。
当狮子赶到医院的时候,轰炸还没有停止,整个医院全是火海。有人告诉他,白鼠医生还没出来呢,他却笑着说,他在那儿啊,在门口呢!接着挥着手,用着惯用的软绵音调,喊着白鼠,一步步走进了火海。
而狮子和他口中的白鼠啊,再也没有从那个医院里出来。
局长还是爱给路人写信。
已又是梨花花期了,在给路人写信时,局长好似看到隔壁搬进了新的人家。
局长也没有在意,只继续写信。
隔壁传来了钢琴声,原来隔壁琴房正好对着这边书房。
熟悉的调子。
似曾相识却是想不起在哪听过。
局长摇摇头,叹了声人老了,也不再去仔细想在哪听过了。
搁了笔,缓缓步行至当年年少时路人载他去的那片林子。
当年在这梨花未开的梨林时,二人都不过是十几岁罢了,现在局长一人看着已开了的梨花,已经过了几十年,虽是年年都来,却好似看不腻似的。
局长抬头,看着一片片雪白的梨花,阳光透过树叶和花的缝隙斑斑驳驳的照在局长已经花白的头发上,太阳映在已经浑浊了的异色瞳里,和当年的夕阳一样耀眼。
接着,局长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。
非常熟悉的声音,虽然已经苍老了不少。
一转头是已经思念了几十年的人,在这几十年了无音讯的人,虽然隔了这么多年,已经老成了满脸皱纹,头发花白,却还是被印在心底,能够喊出名字的人。
想都不想,局长脱口而出了一声“路人”,听到那人带着笑音的一声“局长”。
两人牵着手看着这场迟到了几十年的梨花,虽然下起了飘飘小雨,但是阻不住两人终于握在一起的手。
局长终于想起那个耳熟的调子了,是多年前路人载着他去看梨花时,路人一路上哼着的那首歌。

寻梨花白【上】

♪ooc,文笔差
♪民国背景
♪请勿上升真人
微寒季节,天气倒是晴好。
学校前,狮子拽住白鼠,撒娇着吵闹着不让白鼠离去。
白鼠看着孩童一般的狮子,倒是难得的头疼起来。
刚刚答应了要带不熟路的局长去看梨花,哪知狮子又跟上来了。
白鼠眼往旁一瞟,看到了与狮子一道来的路人,心里一动,头也不疼了,转身过去隆重的拜托了路人将局长带去郊外,再千叮咛万嘱咐要记得还要带回来,便哄着劝着将狮子拐走了。
被狮子强行拉来,再被白鼠几段话砸懵了的路人,转头瞧那个被托付给自己,且还怔愣着的玫红长发少年,不由得笑了出来。
被路人笑声惊醒了的局长,扁扁嘴开了口,带着软腻腻南京腔:“怎么办呀这……”
路人倒是被这口音嚇到了,笑得更大声,好不容易停下,却连说话都不住带上了笑音:“你这口音自带撒娇……刚才白鼠嘱咐过了,我带你去就行了,要坐我的单车吗?”
顿了顿,没等局长开口,忍不住解释,“我骑车很稳的!”
局长被路人那双深红眸子里藏的星辰闪了下5眼,不住点了头,待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后悔了。
车如同路人说的似的,很是平稳,但速度略有些快,因而后座上的局长还是往路人背上靠了靠。
景色渐渐后退,人烟渐渐稀少,日头也慢慢下沉。
车缓缓停下,一片片的梨树林里,只看得见个个玲珑的白色花苞半掩在绿叶后,今年的花期迟了。
虽是没看成梨花,但路远,在回去时,路上天已经黑透了。
后座上局长念念叨叨着没看成,绵绵软软的音调委屈极了,这番撒娇一般的举动让前座的路人暗暗发笑。
局长的声音越发小了,到后来只剩无意义的呜嘤几声,竟是趴着睡着了。
路过熟识的小摊贩前,路人把车停下,才发现局长睡着了,轻唤了几声也没见局长有要醒的样子,只好大声些喊了句“起床吃饭啦!”
局长浑浑噩噩下了单车,还差点儿被绊了一跤,被路人扶到摊贩的小板凳上时还迷迷瞪瞪的没有清醒。
路人不住叹了口气,向旁边笑得正欢的摊贩老板娘要了两碗面。
还没待路人坐下便看到不远处两个熟悉的人拐进了巷子,鬼鬼祟祟的。
嘱咐了还未清醒的局长看住单车,吃着面等他后,就上去追赶两个丢弃了自己和局长的舍友。
还没有进巷子,就听到了狮子与白鼠的谈话声 像是在争论。
路人鬼使神差的没有进巷子,躲在巷口听了起来。
“白鼠你听我说,我真的和那个女生没关系,不认识,随便看了几眼罢了!”
“这就是你盯着人女孩子看到连面都忘记吃了的理由?”
路人呆若木鸡,还没弄明白这段话能够推出多少意思,下一句话便砸得他找不着北。
“白鼠,我爱的真的是你!”
路人连怎么回摊边的都不知道,等回过神来,已经坐着吃完了面,局长又趴桌上睡着了。
虽说是春,但该有的寒意不比冬少。
待路人再把局长推醒时,局长喷嚏连连,连那双漂亮的异色瞳都睁不开了,眼泪不住的掉。
路人解下了自己的围巾给局长围上,将局长送回了中学。
中学门口,局长看着渐渐行远的路人,把脸埋进了路人的围巾里。
临行前,路人对局长说,“下次再还吧。”
此后,局长似是爱上了写信,一封封信从中学和高校中发出,辗转到他们手上。
信里,路人和局长约定了闲暇时再带局长去看花,约定了围巾那时候再归还。
但二人学业日愈繁忙,迟迟不能见面,之后局长收到了一封信,路人的信,说是要出国,去远洋留学了。
那是路人给局长的最后一封信。

花语三十题

♪ooc 文笔差
♬‧*˚✧♬‧*˚✧♬‧*˚✧♬‧*˚✧♬
8、狗尾巴草——暗恋【岚C】
轻风吹动一片片翡翠般的树叶,树叶上的颗颗水珠随着雨滴滴答答敲打在咖啡厅的橱窗上。
c君漫不经心的端起面前的黑咖啡,轻轻呡了一口。从舌尖到牙之间的缝隙,苦涩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开来。c君却对这味道不予理会,只顺手将杯子放回,目光不离对面那桌背对着自己的岚少和黑发的“小学妹”。
小学妹笑得眉眼弯弯,看得出聊得非常高兴,也可以想象岚少对她笑得多温柔。
突然小学妹好像楞了一下,看向C君这边,对着C君微微笑了笑,接着好像听到什么有趣的事,哈哈笑开了。
c君还没从小学妹突然的微笑里缓过神,就听见小学妹刻意放大了声音向岚少表白,那句“喜欢你”和“请跟我交往吧”异常的刺耳,想冲上去制止岚少即将的点头,却又被自己生生按下了这个冲动。
难受。
C君只有这个想法。
可难受又能怎样呢?根本没有上去阻止的资格和像学妹一样向岚少表白的勇气。
C君只能眼睁睁看着岚少轻轻点了头然后站起来,接着——向她走了过来……?
诶?
“对不起,我有喜欢的人了哦。”
岚少对着小学妹眨眨眼睛,半蹲下看着C君。
“我喜欢你,请和我交往吧?”
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
“想让我怎么帮忙呢?”
“那就……刺激她一下吧?”
“嗯?为什么?”
“这样比较好表白啊。”
你没有表白的勇气,那就我来吧。